大连贪官徐长元落马始末:房产2714套手下打死人是“小事”

发布日期:2022-06-14 18:39   来源:未知   

  2020年9月。辽宁省大连市金州新区管委会原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徐长元因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诈骗罪等13项罪名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全部个人财产。与徐长元一起被处理的还有他的几个兄弟姐妹等24人,调查员查处的徐氏家族房产多达2714套,豪车142台,几乎全部过百万。难以想象这样奢靡的徐家40年前还是捉襟见肘,7个兄妹连居住都成问题,可现在他们家族的势力已经遍布整个大连市区,在大连可以只手遮天。

  走进大连市庄河,一眼就能看到远处占地100多亩的私家山庄,里面风景优美,豪华气派,让人望而生畏。这座山庄就是徐长元名下的房产之一。如今的“庄河徐家”早已不是40年前连孩子都养不活的贫困家庭了。

  1972年,徐长元只有17岁,下面还有4个弟弟和两个妹妹,他是家里的老大。那一年,徐长元亲眼看到母亲强忍病痛给五弟喂奶,之后便去世了。母亲去世之前曾紧紧拉住徐长元的手,让他一定要照顾好弟弟妹妹。身为大哥的徐长元在悲痛之时也一直记得母亲的嘱托,自己发迹之后,便帮助其他的弟弟妹妹,只是这个帮助走了偏路,徐家7兄妹逐渐形成了以家族为中心的黑恶势力团伙。

  母亲因病重去世之后,徐长元便辍学回家帮助父亲干活,赚点钱补贴家用,想让弟弟妹妹生活地更好一些。第2年,徐长元在生产队里的劳动十分勤恳,被批准加入了中国。在这之后,徐长元又被提拔为庄河县包装制品厂厂长,庄河市市长助理、副市长、市长,瓦房店市市长、市委书记,金州新区管委会主任、党工委书记,成为了大连副市级的干部。这些跟徐长元共事过的同事提起他来,常常会说徐长元这个人很清廉。根据纪检部门网站报道的信息显示,徐长元在位期间常常召开会议给大家讲清正廉洁的重要性,殊不知背地里的徐长元联合家族势力培植亲信,大搞权钱交易。

  在徐长元逐渐发展的这40多年里,伴随着他的升迁,权力也越来越大,其中受益最多的就是他的家人。徐长元的弟弟徐长波、徐长发、徐长威、徐长宝都有自己所属的公司。徐长宝是长波物流公司的发起人,兄弟姐妹几人以长波物流为母公司建立了长波集团,长波集团旗下设有长波地产、长威物流等几十家公司。依靠徐长元在官场上给的便利,弟弟妹妹在经商期间获得了不少的优势。,徐家迅速崛起,成为了“庄河一霸”。

  这么多年来,徐长元贪污挪用的公款以及收受其他人给的贿赂,几乎都填补了长波集团,而他跟长波集团之间也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纪委部门的工作人员在对徐长元进行调查时,发现他家中只有25万元现金,其他的钱全部由长波集团收走进行统一分配。这是典型的,也是徐家家族式的管理方式,钱财全部归属集团,这跟其他的贪官是有很大区别的。

  因为知道徐家老大,徐长元是瓦房店的市长,许多群众都不敢跟徐家作对。长此以往,长波集团连人命都不放在眼里。

  长波物流的货车司机在使用公司车辆时要交7万元的承包费,司机刘某因为交不上钱被徐长宝的手下强行关在了宾馆里。为了救出丈夫,刘某的妻子东拼西凑好不容易凑到1万元钱,希望可以先把刘某赎出来,可长波物流的手下却说要剁掉刘某的2根手指头。最终经过协商,这2根手指头只抵了1万元钱,刘某还要给公司还5万元。因为忌惮徐长元的势力,刘某和他的家属连官司也不敢打。

  除了刘某,长波物流旗下有很多因为交不上车辆承包费的司机曾被打过,而这些背后的支持者都是徐长元的弟弟徐长威和徐长宝。曾经有司机为了逃避折磨喝农药自杀,想寻求解脱,最终被救回来后双肾衰竭生命垂危。也有人不甘心被囚至宾馆殴打,曾在高速公路上跳下去被过往车辆碾压身亡。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徐家不把人命放在眼里的事实,可调查组在进行情况了解的时候,许多人都考虑到徐长元是瓦房店的市长,对这些事闭口不谈,担心会惹火烧身。在附近百姓的眼里,只要跟徐家沾上边的几乎没好事情。

  更让人觉得震惊的是,徐长元落网之后,曾有人问过他弟弟干的这些事情他知道吗?徐长元皱了一下眉头,小声嘟囔了一句:“这些小事我几乎不过问。”事关多条人命几个家庭的事情在徐长元眼里却只是“小事”。徐长元曾经对自己旗下集团的房地产开发公司人员说,找保安一定要找厉害的,这样有人来闹事儿也能摆得平。这话一传十十传百,最后传成了“只要打不死人就没事”。

  因为有大哥这个保护伞的撑腰,弟弟妹妹们几乎不把别人放在眼里。2004年,大连长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正式成立,主管人员就是徐长宝。徐长宝为了竞标和招揽工程,曾经在国土局举办的竞标现场上放出狠话:“在场的所有人员左手举牌就砍左手,右手举牌就砍右手。”甚至组织手下对一些竞争对手进行恐吓。在竞拍现场,除了徐长宝的手下几乎没有人敢参与竞拍。利用这种方式,大连长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拿到了许多利润很高的工程,将成本压缩到了最低,让大家敢怒不敢言。

  在徐长元的支持下,“庄河徐家”黑白通吃。在长波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的大院儿里有一个赌场,许多赌徒闻名纷纷前来给徐家人送钱。这些赌场里的赌徒有很多都成为了徐家的打手,为徐家人鞍前马后。这都得益于销售大院内一辆长期停放的警车。庄河、丹东等地区无所事事的社会闲散人员听闻这边当着警察的面都可以随意赌博,更听说徐家的势力之大纷纷前来投靠。人们都知道徐家是当地的第一大家族,只要跟他们搞好关系,以后在社会上少不了自己的好处。

  张明鹏是瓦房店市人民法院原来的院长,落马被查之后接受记者采访时张明鹏回忆,有好几个庄河的案子交到他们这里查办的时候,徐长元都会跟他们打招呼。徐长元多次利用自己瓦房店市委书记的身份询问案情的进展,让法院的工作人员赶紧办理。这几起案件的主犯就是徐长宝的手下孙飞和江明勇。为了包庇弟弟徐长宝和孙飞、江明勇,徐长元动用自己的权力干预司法公正。

  徐长宝涉足房地产开发行业之后,利用招保安的名义收了很多打手,招呼这些人在大连当地多次殴打群众,甚至以遮挡采光为由对施工工程进行破坏,对来往车辆进行打砸。

  徐长元在任长兴岛临港工业区管委会主任、党工委书记期间,有许多关于长兴岛的开发消息他都是最早知道的。利用职务之便,徐长元让自己的弟弟徐长威去找人联系牵头,将这些项目据为己有。徐长元担心会把自己牵连进去,还特意嘱咐徐长威不要自己出面,让别人去做,如果项目遇到问题再来找自己。跟商人合作,徐长元既可以完成自己该有的招商引资任务,获得高昂的奖金,又可以从中收取商人们送上来的贿赂和分红。项目卡壳时,徐长元就会出面帮这些商人造假,让手续顺利走完。

  有人用“损公肥私”这4个字来形容徐长元,徐长元在位期间联合商人王守宽设置虚假的引进外资项目,从长兴岛管委会借资3.28亿,其中有绝大部分都进入了徐家自己的口袋。这意味着徐长元从管委会里借出钱来给其他的商人投资,从中丰富自己的腰包,可管委会却没有得到实质性的项目,白白出了钱。

  2010年,当地有一个木材市场拆迁项目正式启动,这个项目是徐长元的弟弟徐长威和王守宽二人合作的。他们几人进行计算后觉得政府给的赔偿款太低,有些不甘心,便找到了徐长元。徐长元说让他们去找评估公司弄一些假材料来跟政府做谈判。得了徐长元的指示,徐长威找了好几个员工在办公室里填一些空白的租赁合同,这些合同中的名字全都是工作人员随便编的。徐长威拿着560份假的租户合同来跟相关部门进行协商,最终获得了拆迁补偿款5.87亿元。在接受调查的时候,甘井子区的原常务副区长侯祯涛说,这事自己也有苦衷,按理来说不应该给这么高的赔偿款,但徐长威非要这么多。原大连副市长张军又多次给自己打过招呼,不管是徐长元还是张军自己都得罪不起,只能同意。

  在落网之前,徐长元早就办好了退休手续,他已经60多岁了。刚刚退休,徐长元并没有闲在家里,立刻就在长波集团担任决策委员会的主任,从这之后,长波集团的大小事务几乎都由徐长元说了算。徐长元利用自己之前在官场上的关系以及在家中老大的身份,既可以给集团获得重要的信息大开门路,同时又在集团内很得人心,大家几乎都听他的。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徐长元跟他的家族势力欺压群众,鱼肉百姓,更是利用职务之便为自己谋私利,中饱私囊,早已引起了辽宁省纪委监委的注意。2018年7月6日,徐长元被采取留置措施,相关违纪违法问题也被立案调查。

  纪委监委部门成立了专案组,对徐长元和他的黑恶势力家族进行深入调查后发现,事情远比他们想象的更加严重。徐长元成为了辽宁省纪委监委办案以来涉案金额最大、人员最多的一起的案件。

  单说涉案金额大可能大家没有概念,接下来几组数据能更好的说明。在徐长元从政的40多年里,徐家的公司在当地遍布大大小小的城市,成为了当地数一数二的商业集团,资产高达上百亿。专案组在深入调查后发现徐家名下有2714多套房产,有46家注册公司,逾百万的豪车就高达142台。从徐家贫困落后的经济情况到如今几乎可以在当地只手遮天,徐家的发迹史离不开大哥徐长元的保护。

  在狱中忏悔的时候徐长元说,母亲当年告诉自己一定要照顾好弟弟妹妹,如今自己辜负了母亲的承诺,看似将他们照顾的很好,其实把弟弟妹妹都送进了监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