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华录29亿元定增救急

发布日期:2022-06-23 00:57   来源:未知   

  近期,易华录(300212.SZ)抛出29.06亿元定增计划,股价低位融资将会对原股东权益造成大比例摊薄。目前公司有息负债高企,账上现金仅能够支付利息,资金链非常紧张,本次定增能否完成至关重要。

  易华录资金链紧张,与其向下游大笔垫资的发展模式密不可分,公司应收款项和合同资产金额巨大,而这其中很大部分是由关联方欠款形成,上市公司资金存在被关联方占用之嫌。此外,公司还将大量资金用于参股众多企业,但是效益低下。

  伴随着资金链紧张,易华录业务规模停滞不前,不仅营收有较大幅度缩水,2021年净利润更是出现亏损。2022年一季度以来,公司营收仍未见明显好转,但是通过压缩费用、研发投入资本化、出售资产,净利润实现双位数增长。

  易华录主营业务为通过建设政府大数据基础设施,打造数据湖生态应用, 2021年实现营业收入20.2亿元,其中政企数字化、数字经济基础设施、数据运营服务营收分别为7.67亿元、10.09亿元、2.45亿元。

  5月26日,易华录发布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拟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1.3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9.06亿元,用于超级存储研发项目、政企数字化转型平台关键技术研发及产业化项目、人工智能训练资源库及全域视频感知服务平台、补充流动资金。

  2020年7月份以来,易华录股价一路下跌,从高点50.81元/股最低跌至13.2元/股,期间最大跌幅74.02%。6月15日收盘,公司股价16.59元/股,总市值110.49亿元。

  在股价暴跌之后,易华录推出巨额再融资计划,将会对股东权益造成大比例摊薄。公司本次定增金额占总市值的比例高达26.67%,管理层为什么要在低位推出融资计划呢?这可能与其高度紧张的资金链有关系。

  2022年一季度末,公司资产负债率高达68.67%;其中短期借款20.21亿元、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16.69亿元、其他流动负债11.94亿元、长期借款9.74亿元,有息负债大约合计58.58亿元,而其账面上货币资金只有4.43亿元,不及有息负债零头。

  由于负债高企,易华录每年利息支出金额不少,2019-2021年利息费用分别为2.42亿元、2.93亿元、2.95亿元;公司每年还有金额不小的资本支出,其中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分别为4.36亿元、3.13亿元、4.85亿元。

  仅依赖目前的账面资金完全无法满足易华录的日常及发展需求,而易华录目前的资产负债率已经逼近70%,股权融资也就成为必选项。

  易华录资金链紧张与其大量资金被下游占用有关。2022年一季度末,公司应收账款和合同资产账面价值分别为24亿元、54.67亿元,两者合计78.67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高达53.87%。

  易华录2011年上市时的主业是为政府提供专业化的智能交通管理,2013年开始向智慧城市领域拓展,2016年公司提出城市数据湖设想,转型做大数据应用服务,推出以蓝光存储为介质发展大数据基础设施业务。截至2021年年末,公司在全国落地33个数据湖。

  可以看出,易华录的业务终端以政府为主,公司不具备议价权,垫资发展模式成为必然。Wind资讯显示,2019-2021年,公司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分别为294天、391天、462天。

  2021年,公司应收账款账龄在1-2年、2-3年、3-4年、4-5年 、5年以上的账面余额分别为10.37亿元、1.42亿元、8866万元、6099万元、1664万元,合计13.45亿元,占全部应收账款账面余额的48.93%,这说明公司应收账款回款并不好。

  2021年年报显示,皓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为易华录应收账款第一大客户,账面金额2.66亿元。企查查显示,该客户实控人为戴志强,参保人数只有11人,曾于2016年收到来自人民银行成都分行营业管理部的两份行政处罚,处罚原因是签发空头支票。

  与此同时,易华录还有大量的款项被关联方所占用。根据2021年年报第311页披露,关联方欠款形成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12.85亿元,由关联方形成的合同资产账面余额30.87亿元,两者合计43.72亿元。

  易华录资金紧张还与其大量投资参股资产有关。2016年之前,公司账面上没有任何的长期股权投资,但自此之后该科目开始急剧膨胀,2021年年末达到27.53亿元,占总资产的19.13%。

  但是,这些巨额投资并没有见到效益,2019-2021年公司对联营和合营企业的投资收益分别为676万元、-20万元、385万元,基本处于盈亏边缘,连银行理财都不如。

  根据2021年年报披露,易华录长期股权投资中,参股企业数量众多,多数均处于亏损状态。其中,投资金额最大的为泰州易华录数据湖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泰州易华录”),期末账面价值6.44亿元。

  企查查显示,泰州易华录成立于2018年2月11日,易华录持股81%,但是为何上市公司却将该企业计入长期股权投资科目呢?这家控股子公司不并表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

  泰州易华录主要从事城市大数据应用,参保人数只有13人。2021年年报显示,公司对泰州易华录权益法下确认的投资损益为亏损-127万元。

  易华录业务发展高度依赖资金推动,而随着资金链的不断紧张,其业务规模出现较大幅度萎缩,公司2019-2021年营业收入分别为37.44亿元、28.06亿元、20.2亿元,三年时间营收缩水46.05%。

  随着营收缩水,易华录毛利越来越难以承受刚性费用支出。2021年,公司毛利额只有7.78亿元,而其当年的销售、管理、财务、研发四项费用就有8.51亿元,导致净利润亏损1.67亿元,而其2019年净利润有3.84亿元。

  在2021年业绩预告披露不到一个月,易华录在2月23日更换了公司审计机构,将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更换为中勤万信会计师事务所。而天职国际的服务时间,尚不足3个月。

  随后深交所也向易华录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更换审计机构的原因,易华录称与天职国际在审计工作安排、审计收费、审计意见等方面不存在重大分歧。

  2022年一季度,易华录营收表现仍然萎靡,仅同比增长1.79%至5.91亿元。不过,其净利润表现却好于收入,一季度同比增长16.28%至3429万元,扣非净利润同比增长46.01%。

  易华录2022年一季度净利润增长好于收入,很大原因在于压缩开支,其中管理费用从上年同期的7310万元下降至6912万元,研发费用从2528万元下降至1759万元,财务费用从7049万元下降至6171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研发费用下降主要是因为其对研发投入采取了更加激进的会计政策。财报显示,公司2020年年末和2022年一季度末开发支出分别为1.88亿元、2.24亿元,期间增加额3556万元,占净利润的比例高达103.70%。

  上市公司对研发投入进行资本化处理的情况并不鲜见,但是资本化比例达到70%是极其罕见的。资本化比例越高,说明研发投入资本化政策越激进。

  此外,投资收益对2022年一季度业绩增长也有较大贡献。财报显示,公司2022年一季度投资收益实现3649万元,主要原因为处置山西太行数据湖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股权(下称“太行数据”)与顺流交易转回确认的收益。

  2022年1月25日,易华录发布公告称,拟转让所持有太行数据45%股权,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易华录不持有太行数据股权。

  太行数据成立于2019年8月,2021年1-10月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73万元、-1122万元,期末总资产和净资产分别为4.5亿元、1.62亿元。在本次交易中,太行数据45%股权挂牌价格9322万元,据此计算全部权益评估值2.07亿元,相比净资产增值27.78%。

  如果没有压缩费用、研发投入资本化、出卖资产,易华录2022年一季度业绩将出现亏损,公司对业绩进行粉饰的目的可能是为了给本次定增铺路。